·漳州人才網——漳州人才與企業的信息交流平臺,專業的漳州人才招聘網門戶。
我要收藏漳州人才網
首頁 > 出國留學 > 金錢不能代替責任 海歸找尋精神歸宿

金錢不能代替責任 海歸找尋精神歸宿

添加時間:2008-08-30 22:58:27 點擊數:2072

在這個海歸已經不再時髦的時代,他們,作為早期的海歸代言人,卻正在創造著巨大的社會財富,并且為那一代的海歸尋找一個自己的精神歸宿。

俞孔堅:一個設計師要講良心

他叫俞孔堅,哈佛大學博士、北京大學教授,京城著名的景觀設計師。不久前在中國城市高峰論壇上大膽放言:“央視新大樓用十分之一的錢就能造出來。”放牛娃-哈佛博士-中關村夫妻店1980年,17歲的俞孔堅考上北京林業學院,是那個小村莊第一位大學生。

1993年,他拿到了哈佛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兩年后成為了中國第一個拿到哈佛景觀設計學博士的人,并且進入最著名的設計公司SWA公司任職,拿著讓美國人都羨慕的高薪。此時,把家人都已經接到美國的生活。

1997年,俞孔堅回國,到北大任教,學校非常重視,他也躊躇滿志,準備成立一個景觀規劃中心。因為經費不足,也決心下海掙錢。

時逢中關村創辦出國留學人員創業園。俞孔堅迅速通過了資格認定,成了入園的第一批歸國人員。他為自己的企業起名為“土人景觀設計研究所”。由于國家沒有政策允許教授去辦企業,沒有法人資格的俞孔堅只好把自己妻子請回國,擔任董事長,自己當首席設計師。

這幾乎可以稱作真正的夫妻店。整個公司只有3個人,20平米的房子里邊除了幾張桌子,空無一物。提起當初創業的艱辛,俞孔堅同樣地語氣平和,嘴角掛笑,似乎曾經的挫折于他而言,只是為了讓他在品味成功時更有滋味。

7年的時間過去了,土人景觀設計研究所已經擁有200名員工,并且已經在國內小有名氣。中關村西區,奧運村以及張家界等著名規劃工程中,他們的作品都起到重要作用。

與“土”為伍批判高樓大廈1980年,俞孔堅考上大學離家之前,母親包了一包家鄉土,讓他帶在身上,說遠在他鄉,帶著家鄉的土就不會“水土不服”。這包家鄉土跟隨俞孔堅讀完大學,讀完碩士,漂洋過海,留學美國。直到如今,還帶在身上,他最喜歡自稱“土人”。

也就是從這包土中,俞孔堅看到了祖國文化的源遠流長。他給景觀規劃下了一個定義,就是協調人與土地的關系。在他眼中,高樓大廈,恢弘的廣場是封建長官炫耀的道具,是與建筑的本質相背離的。一些在別人看來土得掉渣的東西,都會成為他刻意經營的對象。

他說,做為一個設計師也一定要講良心,不能為了錢放棄自己的原則,去制造一些景觀垃圾。

8年來,他高扛“反對城市美化運動”的大旗,大肆批判城市建設的“暴發戶心態”、“小農意識”,甚至斷言,我們的秀美山川正經歷著五千年來最為嚴重的破壞。而這種批判在2004年達到了頂點:今年5月,在加拿大召開的第40屆國際景觀設計師聯盟(IFLA)世界大會上,他發表演講,告誡西方景觀設計師和建筑師“不要用你們的景觀垃圾來填塞處在景觀饑餓中的中國大地”。

7月,在學術界,他又公開向中國古典園林發起挑戰,認為“小橋流水”早已過時,引發了一場大爭論;近日,他炮轟央視新大樓造價昂貴、勞民傷財的言論更是語驚四座。

任允苓:美容業也有社會責任

她穿著鮮艷的桃紅色高級套裝,頭上的大波浪飄揚在風中,散發出頂級香水的味道,這位看起來不到40歲的時髦女子,今年53歲。

她叫任允苓,中國國際健康美容行業發展聯合會執行會長,是中國美容業最早的“海歸”。她的手術刀曾造就數以萬計的人造美女,林青霞、鞏俐等大明星曾是她的常客,全國許多知名美容院的負責人或骨干都曾是她的學生,她也因此獲得內地“美容業教母”的別號。“名門逆女”

日本癡心學美容健談的任允苓接受采訪時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的觀念一向很超前,從小就很叛逆,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善于挑戰自我。我也算出身名門,12歲打網球進北京專業隊,1981年在河北醫科大學讀中醫期間,曾到廣州做第一單生意,我在當地進了一批布料,包了一節火車皮運到北京西單商場銷售,掙了十幾萬元。”

因為過于能干潑辣,任允苓34歲才結婚,很快便有了孩子,不久又離了婚。“那是1985年,我剛離婚,很想換個環境。當時鄭明明在北京開辦美容培訓班,我進去 學了兩個月,成為最優秀的學員,后來她又邀請我到香港深造。不久,我聽說亞洲美容教育最發達的要數日本,當時我妹妹已經到日本留學,而我一句日語也不會,我毅然去了日本投奔妹妹。”

“在日本生活一開始特別艱難。當時日本美容業最負盛名的是伊發美容學院,但自創辦以來,從沒有收過一個日本人以外的亞洲人,我決定要盡最大努力到這所學校進修。經過許多次碰壁,學院的頂級理容師月乃貴子終于答應接受我,學費是150萬日元。”

“旁聽一段時間后,因為成績特別優秀,我轉為正式學生,經過兩年嚴格訓練,系統學習了醫學整形、形象設計等課程,我以優異成績畢業,成為該校有史以來第一位非日本籍的亞洲學生。”

日進萬元金盆洗手1994年,任允苓回到國內,在北京開了一家叫“夢境”的美容院,很快成為美容業中的翹楚。“那幾年我掙了很多錢,有時候日進賬上十萬元,有一天我接連做7例隆胸手術,每例收費都在1.2萬元以上。”

又當老板又當美容師的日子讓她身心疲憊,“兩年后我決定見好就收,到香港一家著名美容院里當首席美容師。林青霞等許多大明星都曾是我的常客。

1998年我回北京,在一些高檔美容院里當美容師和經理人。”

幾番思索,任允苓決心從一線美容師的崗位上退下來,從事美容業公益事業,推動整個行業健康發展。她曾多次擔任中國美容師全能大賽總裁判長。“中國·國際健康美容行業發展聯合會”,經民政部批準。本月23日,她負責的中國國際健康美容行業發展聯合會發起的“中國健康美容行業信譽聯盟”全國各地美容行業的數百家美容院及向社會承諾:摯誠守信、精誠服務、揚優抑劣、規范經營。
陕西快乐10分第36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