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人才網——漳州人才與企業的信息交流平臺,專業的漳州人才招聘網門戶。
我要收藏漳州人才網
·漳州人才網首頁 > 熱點專題 > 教育熱點 > 高招騙局“樣板戲”:苦讀五年換張假畢業證

高招騙局“樣板戲”:苦讀五年換張假畢業證

添加時間:2010-07-02 10:55:10 來源:rzzz漳州人才網 點擊數:1115 >> 我要發表評論

漳州房地產 (大)廈門人才網
“育才”招生騙局圖
“育才”招生騙局圖
受騙學生在政府門口維權
受騙學生在政府門口維權

  ■這是一所聲稱為軍醫大學提供委培生的民辦學校,盡管其招生謊言被兩所軍醫大學一一證偽。但學生們并未因此討回公道,學校也沒有受到應有的追究和處罰。

  ■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續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教育部會特別對辦學中存在的虛假承諾,含糊其辭,弄虛作假情況,不按規定招生,不按規定辦學,不按規定發放證書等行為,進行重點檢查。

  急了教育部

  一年一度的高考招生大幕已拉開,但“大學夢”背后,也陷阱暗藏。26歲的江西青年劉波,就差點被“大學夢”摧毀。他在地處寶雞市的陜西育才專修學院讀了五年醫學本科,從學費到生活費共花費約20萬元,最后在2009年得到的卻是一張假畢業證。

  在同一學校,與劉波命運相似的至少有86人。由于維權無果,為他傾盡家財的劉波父親已抑郁而死。上訪受辱的廣東籍學生鄧宇偉和河南籍學生王洋曾在今年2月3日欲跳樓自殺,幸而被救。

  這是一所聲稱為軍醫大學提供委培生的民辦學校。后來,陜西當地的政府部門在調查中發現,這所學校根本沒有大學學歷教育資格,它所宣揚的“軍醫大學委托培養”也被兩所軍醫大學一

  一證偽。但學生們并未因此討回公道,至今流落寶雞街頭,這所學校仍在照舊運轉。

  這并不只是劉波們的遭際,近年數量龐大的高考落榜生陷入了這類屢試不爽的騙局。

  南方周末記者在網上檢索發現,除了西藏青海暫時沒有相關報道與信息外,各主流媒體報道的招生騙局遍及其他各個省、市、自治區。北京、陜西、湖北等省市,是招生騙局發生的重災區。2009年7月,北京市教委一次就點名批評該市25所民辦高校存在招生欺詐等行為。在湖北,副省長郭生練曾在2006年的一次內部會議中透露,僅當年該省就有6.4萬余名“黑”大學生,因為涉及招生騙局等原因,湖北省22家職校被撤銷。

  教育部顯然也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6月7日高考一結束,教育部、國家發改委就聯合發文,嚴禁高校以聯合辦學名義違規招生。尤其禁絕了有關借軍校之名的所謂“委培”,“未經教育部和解放軍總政治部批準,任何軍事院校不得面向地方招收無軍籍學生開展普通或成人高等教育”。像育才專修學院這樣的非軍事院校,就更不能有培養“軍醫”的招生資格。

  而至今仍在運轉中的育才學院,不但假冒軍校之名,而且還與湖北、湖南省數個市級人事局聯名“委培”,地方主管機構至今久拖不決,其利益鏈之復雜詭異,幾乎是各類招生騙局的濃縮版。可見,痼疾之療并不是幾個文件所能解決。

  利誘人事局

  6年前,劉波在高考結束后,家人被當地能量不小的生意人楊志廣說動,花三萬元中介費,托楊志廣弄來了一個到“第四軍醫大學委培就讀指標”。

  劉波很快得到了“已被預錄為軍醫大學五年制本科臨床醫學專業學員”的通知書,要求劉波到陜西育才專修學院領取“軍醫大學正式錄取通知書并報到”。

  楊志廣稱,劉波除了不入軍籍、需要自費外,一切都和軍醫大正規學員一樣,畢業后由軍醫大統一頒發本科畢業證書,且由委培單位———湖北省潛江市人事局負責安排就業。劉波父子對此并不懷疑,往年托楊志廣弄指標的學生有些已經畢業,似乎并沒出事。2004年9月21日,劉波在父親的陪同下如期前往位于陜西省寶雞市郊區的陜西育才專修學院。發現大約有四百多名來自北京、上海、廣東、山西、新疆、江西等省市的學生,拿著同樣的通知書報到。他們經歷相似,都是由各地的“楊志廣”們弄來指標、交了昂貴的介紹費(中介費)———來自江西鷹潭的許國喜交了6.5萬元,山西太原的衛巍兄弟共交了12萬———他們都沖著軍醫大的牌子而來。

  歸納學生們的描述,這些“弄指標”的中間人,主要有三類:生意人、教育界人士(包括學校老師、校長,教育局官員)、社會油子。

  而前來報到的學生,家庭多有醫界背景,多數是高考落榜生,少數是上了本科線甚至重點大學錄取線的應屆高中畢業生。劉波當年的考分是520分,江西省一所師范大學還給他發來了錄取通知書。

  前來報到的學生們,在通知書中被標明分別由湖北潛江人事局和黃岡人事局“委托培養”。但育才學院并沒有如通知書所言給學生們發“軍醫大通知書”,學生們炸鍋了。為了穩住人心,育才學院找來了湖北省黃岡市人事局工作人員李福元和潛江人事局人才交流中心的吳姓主任。

  李福元和吳姓主任分別代表黃岡人事局、潛江人事局,和學生們簽訂《選送委培學生協議書》,約定人事局作為委培單位,畢業后“育才”頒發軍醫大印制的畢業證書并授予學士學位,人事局負責接受學生學籍檔案、組織執業醫師資格考試、落實就業等善后事宜。

  李福元后來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說,育才學院通過胡姓招生人員給出的條件是,只要黃岡人事局愿意作為委培單位和學生簽“委托培養協議”,他們將一次性付給5萬元,并按招生人數給予每生1000元的報酬。李福元向該局領導請示,得到了同意,往年他們也曾干過這種事,跟好幾個學校有過類似的合作。

  其間,有第四軍醫大學保衛處的人聞訊來檢查,校方和人事局停止了招生。一些學生遂離開,剩下的140余人被編成2004級“本科一班”、“本科二班”———最后只有86人讀完了5年“臨床醫學本科”。

  學費不低,每人每年1萬元,外加被服費等1800元。但學校根本不像一所大學,衣食住行待遇刻薄,五年只發過一床軍被。沒有圖書室、電腦室,沒有課余活動,被強迫到學校養殖場干農活、被學校管理人員打罵等等。但為了等那張“軍醫大本科畢業證”,他們在懷疑中忍下來了,5年下來,86名學生每人共花費10萬到20萬不等。

  作假一條龍

  2009年行將畢業時,劉波等86名學生被打發到外省實習十個月,但遲遲不發畢業證。部分學生家長到湖北省紀委狀告潛江人事局,“育才”就給這些學生發了“湖南中醫藥大學三年制專科畢業證書”,還向每人收了3800元辦證費。“育才”向學生們解釋,軍醫大的本科畢業證正在辦理中,發湖南中醫藥大學畢業證是為了給學生們找工作“應急”。“育才”提供的花名冊顯示,“育才”當時至少準備為2004級本科班、已經畢業而未領取畢業證的2005級大專班,同年畢業的2006級大專班七百多名學生全部發放“湖南中醫藥大學畢業證”。據調查,最后有322名學生領取了這種畢業證。

  這個畢業證使學生們認為“被育才和湖北的兩個人事局騙了”。一名女學生找學校理論,“育才”招辦副主任白恒利叉著腰說:“你就是告到北京也不怕。”學生們開始上訪,并寫信給陜西省主要官員,省領導責成教育廳和寶雞方面進行調查。

  寶雞市政府于2010年1月21日召集市教育局、“育才”負責人和學生對話。育才承諾3月15日發“軍醫大畢業證”,教育局認為“育才”收取學生“湖南中醫藥大學畢業證”每人3800元屬違規,需退證還錢。

  但學生們拒絕退證,認為有必要保留證據。“育才”方頗為震怒。根據學生提供的現場錄音,育才學院招辦副主任白恒利出語驚人:“如果我是董事長,就去社會上找一些人,一天弄一個,30天之內把你們這幾十個學生全弄死!”也在這天,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此事做了報道,寶雞震動。

  但事情并無解決跡象,學生們繼續受到“育才”的威脅。1月23日,四十余名學生代表開始到陜西省教育廳等門口去“上班”。

  1月25日,寶雞市政府為此事成立“應急處理領導小組”。三個調查小組被派往湖北、湖南、西安和南京等地,寶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介入調查。“育才”畢業證騙局真相大白。

  湖南省中醫藥大學證實,該校從未與“育才”有過任何聯合辦學,“育才”所發畢業證系偽造,中國高等教育網上沒有上述證書編號的學生學歷信息。

  經偵支隊從銀行查知,從2009年7月7日至11月18日,“育才”向河北省石家莊市醫護職業學校分十余次匯款近700萬元“學籍費”。陜西育才專修學院董事長張志沖承認,此款系支付給該校校長施國連,用于購買湖南中醫藥大學的大專畢業證。至于施國連怎么弄來這些假證,有待進一步追查。

  調查筆錄顯示,張志沖還承認,“育才”與第二、第四軍醫大學的“聯合辦學”,都是通過中間人物李某牽線搭橋的,與兩所大學均未有過接觸。

  第二軍醫大學駐南京辦事處主任兼書記楊建榮向調查組證實:2003年,第二軍醫大南京醫學院曾與“育才”簽署過聯合辦學協議,但不久后廢止,此后再無合作。

  第四軍醫大學保衛處向調查組出具證明,“育才”與第四軍醫大的協議和公章涉嫌偽造。

  調查組還查出,“育才”不僅和湖北黃岡、潛江人事局合作,還和湖北孝感、湖南江華人事局“有合作”,后兩個人事局也分別與學生簽署了委培協議。

  調查中,潛江人事局承認與“育才”有過合作協議。黃岡市人事局則稱:李福元使用的“黃岡市人事局”公章實屬偽造,李福元系該局下屬人才開發交流中心的無編工作人員。

  育才專修學院被查明原為寶雞一所職業中學,其辦學許可上核定的辦學類型為“高等非學歷教育”。也就是說,育才不具備學歷教育的資格,沒有資格招收大專生、本科生,更沒有資格發放本科及大專學歷證書。

  維穩受害者

  但幾個月后,調查戛然而止,陜西省教育廳和寶雞教育局的態度開始曖昧起來。“育才”沒有受到應有的追究和處罰。教育廳認為,按照屬地管理原則,應由寶雞教育局管;寶雞教育局則認為,按照誰審批誰管理的原則,應由教育廳管。

  調查的進展被遮蔽,學生們多次要求公開信息,被拒絕。學生們滯留寶雞,“流著眼淚過完了2010年的春節”。3月15日到了,育才承諾的“軍醫大畢業證”當然不可能實現。學生們再次上訪。但教育局再沒人理會學生,倒是有警察時不時前來對學生進行調查。學生們稱,這些警察天天和“育才”的人混在一起。有人還發話:“你們再做這些過激行為,影響陜西省和寶雞市政府形象,我們就要抓你們。”后來,“育才”開始配合警方,派人24小時監視受騙學生。“原來,在他們眼里,我們這些受害的學生才是不穩定的因素。”劉波黯然。

  學生們決定按教育部建議,通過司法途徑維護權益。51名學生統一聘請以打民工官司聞名的周立太作為代理律師,于5月下旬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育才返還每個學生5.9萬元學費、4860元實習費以及1.47萬元生活費,另賠償52萬元各種損失。

  周立太認為,這是一個以委培為幌子的連環詐騙行案,理由是:1.育才明知自己沒有辦大學、更沒有發放相關學歷證書的資格,卻騙招大專和本科生;2.育才制造了幾百個假畢業證;3.沒有和軍醫大有合作關系,卻以軍醫大的幌子招生。如此虛構事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且獲利數額巨大。“我不明白,為什么當地教育部門會認為這只是一個一般的違規行為?”周立太說。

  2010年5月23日下午,周立太前往寶雞陳倉區法院起訴受阻。當晚他在新浪博客上寫了一封致陜西省省長的公開信,問“起訴法院不受理,難道跳樓跳河才是正道”。

  博文很快“被省市領導知道了”,第二天,寶雞中院向周立太致歉,并責令陳倉區法院受理案件。但幾經折騰后,陳倉區法院至今仍未立案。“育才”院長閻冬云拒絕南方周末記者就有關事實進行核查,聲稱教育局有令,“育才”不得接受媒體采訪。

  而早在1月22日,寶雞市教育局給省教育廳的報告中,曾認為“育才”與幾個地方人事局“涉嫌共同詐騙、偽造證件”。但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寶雞市教育局工作人員劉西安卻要求不報道:“你說你現在報道他騙招,萬一他又發出了畢業證,你又怎么下臺呢?”針對諸多高校招生亂象,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續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兌水’的教育,擾亂了整個教育評價系統”,教育部會特別對辦學中存在虛假承諾,含糊其辭,弄虛作假情況,不按規定招生,不按規定辦學,不按規定發放證書等行為進行重點檢查。存在問題的要求立即整改,問題嚴重的要停止其招生,并按照有關規定嚴肅處理。

 → 勞動合同
 → 考試新聞
 → 外語專題
 → 名人資料
 → 教育熱點
 → 焦點新聞
 → 專家訪談
陕西快乐10分第36期开奖结果